Jandy

青云衣兮白霓裳,举长矢兮射天狼。
天生挚爱

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小片段而已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__________
____________

   灵堂里只剩下孙权一人还在默默地徘徊着,不肯离去。一般来说。臣子去世时,君王不必来也不会来,可孙权偏偏要破这个例。

   前日才接到巴丘来的急报,今早灵船便靠了岸,这一切来得毫无防备,让他措手不及。

   那日周瑜领命出发时,意气风发的背影还犹在眼前;周瑜佩剑上的流苏是他亲手系上的;他甚至还记得,那天周瑜所穿得衣服的纹样,不过这可以大概忽略不计,因为众所周知,周瑜那天穿的衣服是他亲自送去的礼物。

    为什么?!他的拳头重重地砸在地上。

“生死无悔,永固江东!”周瑜的话依然徘徊在他耳边。

“生死无悔,永固江东?公瑾,你要好好地给孤活着!”孙权几乎是竭尽全力地喊了出来。

   吱嘎一声,门开了。孙权猛然回过头去。

“谁?!”

   一个身着铠甲的影子荡了过去。

“子明?你……”

   说到这儿他停了下来,那身影与他擦肩而过,却好像听不见似的,根本不理他。

    难道是公瑾?孙权心想。不,公瑾已经死了,他尽量让这个念头消失,可还是忍不住跟了去。

    孙权像丢了魂似的跟着那影子穿过一个个院落,走过一座座桥梁,每个经过的地方都好像曾经来过,记忆却又模糊不清。孙权一次次想超过那影子,走到他前面看看他的模样,却又一次次地被飞速前进的影子甩掉。

    终于,那影子在一丛桃树前停了下来,孙权也随后气喘吁吁地赶上,他却不由得倒退了几步。

“公瑾?”

那影子转过身来,向他微微一笑。

“公瑾!”孙权失控地往他那儿冲去,却扑了个空,头正好撞上了树干,树枝摇晃地沙沙作响,粉红的花瓣飘了一地。

“公瑾!孤不许你死!”孙权失落地跌坐在冰冷又坚硬的石板上,抓起一把散落在地上的花瓣,狠狠地捏在了掌心里……

热度(5)

© Jand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