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dy

青云衣兮白霓裳,举长矢兮射天狼。
天生挚爱

春游

孙策饶有兴致地把玩着刚折下的花枝。

“怎样,景色还行吧?” 一旁的周瑜轻描淡写地问道,顺手递了快桃酥给他。

“说得好像你比我熟似的,明明我比你早来了十年。”

“那就是不喜欢啦?”

“呃…那个,有公瑾你在就好。”

不习惯脸旁湿热的气息,周瑜对他翻了个白眼,转过身去,自顾自地从小乔准备的竹篮里拿出了罐酒。忽略了孙策期待的眼神,可下一秒,发现酒却换在了吕蒙手里。

周瑜心中暗想,这两人关系啥时候怎么好了,联手抢走自己的酒。不行。周瑜冷冷地瞄了孙策一眼,伸手就要去拿另一罐。

“吕蒙!你……”

“大都督!你伤情未愈,不可饮酒!”

周瑜哭笑不得,看了看被吕蒙按住的手。

“我们都已经死了好吗?”

吕蒙似懂非懂,为难的看了看右边的鲁肃。鲁肃看了看张昭,张昭看了看孙权,孙权看了看陆逊,缓缓说道:“我们确实都死了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伯言,不要再气了,记着有什么用呢?”

陆逊表示十分无辜。“主公,明明是你自己在提醒我……”

“刚才子明说你什么什么伤的?” 孙策问周瑜。

“哦,那是公瑾哥哥在打南郡的时候……”

孙尚香说道一半便住了口,周瑜的眼神分明在叫她闭嘴。

“没事。”他只说了两个字。

孙尚香毕竟是女子,虽然已经死了,但八卦的本性还是改也改不掉。再说她二哥平日都不怎么理她,又嫁了刘备这么个“待妻子如衣服”的货,自然是在这方面缺乏“管教”。

“哥,我大嫂最近过得好吗?”孙尚香改口问孙策,一脸坏笑。

“你大嫂她呀……”思量片刻,孙策继续说道,“她在我死后就过着青灯古佛晨钟暮鼓的日子,现在怕是早就去极乐世界待着了。”

“大哥你骗人,前日我明明还看到大嫂和小乔姐姐走在一起呢……啊…啊嚏!”

不远处的竹林里,大乔独自一人。

“咳,尚香,我和我妹妹怎么就差大岁数了?”

“香妹,你别为难你大哥了。”小乔柔声道。

“嫂嫂说的对,怪不得你这个黄毛丫头总是嫁不出去。”孙权嘴里嚼着香软的桂花糯米糕,故意用食指戳了戳她的脸。

“那……那是我命不好。”

看到她愤愤的样子,孙权也不多加理会,反而转过头去,正好看到陆逊拿起一块糕正往嘴里送。

陆逊刚才听得正起劲,这可就被突然回头的孙权下了一跳,手上的糕也停在嘴边,没有咬下去。

“主公。”陆逊试探性地问,“我吃块糕,主公不用那么大反应吧?”

觉得眼前陆逊被自己吓懵的样子实在可爱,孙权忍不住将目光定格在了他脸上。

“这个……主公你是不是想吃这糕?”说着陆逊把拿着糕的左手向孙权伸去。

孙权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,使劲点点头,比划着好吃的手势,孙权又把陆逊的手推回去,示意剩下的给他。

碍着孙权的面子,陆逊勉强在众人的监视下吞下了剩下的糕。

“伯言,你其实不用叫我主公的。”说着孙权便向他靠了过去,“你可以叫我仲谋。”

“仲……不了主公,上下有别,怎么可以坏了礼节。”陆逊往一旁缩了缩。

孙尚香对孙权吐了吐舌头,说道:“哼!祝你们幸福,我找步姐姐去了!”

“郡主……”陆逊满脸黑线。

与此同时,忘川河畔也有人在野餐。

“大哥,我敬你一杯!”

“三弟莫再饮了,朕快要醉了。”刘备脸颊上已有了红晕。

“怕什么,明日才上路。”此时张飞也有了醉意,说话也开始变得含糊。

“三将军莫饮了,明日要是误了时辰,可还得再等上个十年二十年。”

羽扇轻摇,诸葛亮拿走了张飞面前的酒樽。他旁边的刘备却有些招架不住醉意,不顾形象地躺下,直接把头枕在了诸葛亮腿上。

“主公……”

根本不考虑诸葛亮的感受,刘备自顾自地揪起他家军师最珍惜的羽毛扇子。

“孔明啊,还记得那时候我去你家,你就拿着这个扇子了吗?”

“嗯”

“也不知道是谁送的,军师你就这么喜欢,朕上次送你的那把还不知道被你转送给谁了。”刘备嗔怪道。

“这……扇子是我夫人送的,您能不能别揪了。”

“呃,对不住了。”刘备赶紧松了手,看到被自己揪得已经不能称作“羽毛扇子”扇子,一脸的尴尬。“要不,下次朕也送一把给军师?”

“主公不必在意。”说着,诸葛亮从身后又拿出了一把崭新的、完好无损的羽扇。

一旁的关羽和赵云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想到了“羽扇狂魔”这个词。

“那个啊,军师。”刘备把身子转了个方向,“当时在赤壁的时候,那风是你借的吧?还有,那个叫什么周郎的水军都督,也是你气死的吧?军师,你真的好厉害。”

诸葛亮一脸茫然。

“大哥,你是不是看什么禁书了?”关羽问道。

“哪能是禁书啊,你大哥我是这种人吗。”

刘备模糊的视线里,依稀可以看到一个人转过头去,身体不正常地剧烈地抖动着,同时还发出阵阵笑声。

“不就是那个什么什么演义么,笑什么。莫非你也看过?”刘备暗自嘀咕道。

诸葛亮还是没搞懂情况,只是对赵云说主公醉了,让他把刘备从自己腿上弄走。

在离河畔较远的一处竹林里,似乎时不时有香味飘出,同时还伴随着一些断断续续的奇妙歌声:

“…他说风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,擦干泪不要怕,至少我们还有梦…”

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哦,是露天KTV。

唱歌的人摇晃着身体,散发出一股酒味,皱不拉几的白衬衫套在条纹T恤外面,手里拿着一个短剑鞘当作麦克风。

周围的人与他形成鲜明的对比,个个都是宽袍大袖、长须束发。

“奉孝,歌从哪儿学的?” 曹操夺下他手里的剑鞘,拉他坐下来,郭嘉没保持住平衡,一下子栽倒在曹操怀里。

原来郭嘉死后又投胎成了个司机。一次醉酒后开车直接冲进河里,于是他和倒霉的乘客一起来地府报到了。

“你醉了,喝点醒酒的。”说着曹操拿着一杯茶就往他嘴里灌。

“别别别,我喝的是啤酒,醉不了…”郭嘉一把推开他的手。

“文若,那是什么?”

“就是我们人间……”

“人间的东西?文若,下次你得多带点回来招待我。”曹丕兴奋地打断了他,一副官二代的架势。

“咳咳咳咳!” 他背后的司马懿不高兴了。

“那个……我是说招待我们。”

……

热度(21)

© Jandy | Powered by LOFTER